首頁 > 認識成舍我 >傳略

傳略

照片圖說

成舍我(西元一八九八-一九九一年),原名希箕,又名漢勳,就學北京大學時,改名平,舍我為其筆名,以文名著於時,遂習稱舍我而不名。舍我湖南湘鄉人,清光緒二十四年農曆七月十二日(西元一八九八年八月二十八日)生於南京下關。祖父策達,曾為湘軍曾國荃幕僚。父璧,字心白。舍我三歲,舉家遷安慶,五歲隨父受經史詩文。

光緒三十四年,父為舒城監獄典史,因囚犯集體越獄案,官吏昏瞶,被誣入獄。上海《神州日報》駐安慶記者方石蓀,激於義憤,撰文報導真相,輿論大譁,其父乃獲平反。方石蓀有子競舟,長舍我八歲,見舍我十一歲能文,下筆千言,深為歎賞。遂為講解報紙力量足以扶正義,辨是非,為社會維護風氣。囑舍我試撰新聞稿,經其改正後投向報館,因屢被用,舍我好而彌篤,乃決心立志為新聞記者。

清宣統元年,入安慶湖南旅皖第四公學求學。三年,革命軍興,安慶光復,舍我時年十四,考入革命黨之青年軍第一隊。民國元年,獲選保送南京入伍,舍我父母皆以其年幼,不願為職業軍人,已登舟,將之召回。遂留安慶,為《民碞報》任校對,間亦撰稿。未幾,加入國民黨,時由宋教仁代理國父為理事長,主其事。民國二年,《民碞報》聘為外勤記者,曾兩次參與討袁秘密活動,時年僅十六歲耳。以受軍閥注目,遠走瀋陽,初任《健報》校對,旋升副刊編輯,與總編輯王新命為忘年交。民國五年,應中華革命黨邀,返安慶辦報討袁,即為督理安徽軍務之倪嗣仲所拘,幾遭不測,幸為倪之秘書長裴景福保釋,遂離皖赴滬,以投稿為生。其時,識陳獨秀與《民國日報》社長葉楚傖,因主編該報要聞版及副刊,惟以經費困難,僅供伙食,編餘仍以鬻文為生。是年,袁世凱去世,討袁運動結束。

舍我能詩,「南社」以詩會友,有聲於時,舍我遂往參加第十四次雅集,其後頻有往返。民國六年,「南社」內部發生江西派與同光派之爭,柳亞子憤而於其主編之「南社叢刊」刊登驅逐社友朱鴛雛啟事,並擬在《民國日報》布告其事。舍我力阻之,語社友葉楚傖曰:「南社為一文人組織,如以此荒謬可笑之布告刊出,非惟有毀柳亞子,亦毀南社。」葉楚傖出示柳函,內云:「此布告如不照登,則弟惟有蹈東海而死,楚傖忍失此十年老友乎?」舍我知無法挽回,乃辭去《民國日報》編務,並在《申報》刊登抗議廣告,以論糾紛責柳亞子狂妄欺人。柳亦宣布驅逐舍我離社。未幾,蔡哲夫在廣州以「南社」廣東分社同人名義,發表責柳啟事,並與舍我等在滬另設「南社」臨時通訊處,相互攻訐,「南社」從此聲譽日墜。

民國七年,舍我擬往北平,計無所出,乃譯西徉小說三篇,以《大共和日報》稿酬銀圓一百元為川資成行。抵平後,欲入北京大學求學,又苦無中學畢業文憑,遂上書萬言致當時校長蔡元培,自言好學之殷,乞為通融許可。蔡見其文筆暢達,蓄志可嘉,,准以同等學力資格報考為旁聽生。是年得李大釗之介,入北京《益世報》為總編輯,集撰社論、編副刊、看大樣於一身。然仍未亡心欲以優異成績,升為正式生,乃辭去總編輯,改為主筆,專責撰社論與採新聞。八年,舍我以「安福與強盜」為題為《益世報》撰社論,為北京政府所忌,強行查封,總編輯潘雲超等皆被判罪。因美國提出抗議,乃得復刊。該報器重舍我,仍由其兼代總編輯,至潘等出獄為止。其時舍我已為北京大學中國文學系正式生。十年,大學畢業,仍任職於《益世報》。

民國十三年,《益世報》以遷就軍閥,舍我憤而辭職,即以積蓄銀圓二百元,獨力創辦《世界晚報》,自任社長,出版對開一大張,且以不畏強權,不受津貼為號召,立場堅定,消息靈通,喘息於軍閥惡勢力下之北平居民為之刮目。舉凡撰社論、採新聞、編輯與經營皆由舍我一身以任之,只邀龔德柏專訪外交新聞,張恨水主編副刊,全報社僅此三人耳。

是年,直奉戰起,直軍總司令張福來由開封抵平,《世界晚報》頭條新聞標題,誤「福」為「禍」字被封,龔德柏見機避禍於東交民巷得以身免。其時政局混亂,風雲變幻,《世界晚報》歷五日之變復刊,發行量原為三千份,至此一躍為一萬份以上,時人稱其為因禍得福。舍我即於是時與楊璠完婚於北平。楊璠擅長書法、數學,二人望傾一時。

民國十四年,舍我復在北平創辦《世界日報》,自任社長,又創《世界畫報》,由林風眠主編。《世界晚報》此時規模漸具,分設經理、編輯兩部。十五年,軍閥張宗昌橫行北方,《京報》社長邵飄萍、《社會日報》社長林白水皆以觸其怒而先後遇害,北平各報僅刊以簡訊,略而不述,而《世界晚報》則以頭條黑邊標題致其哀悼之忱,兼申反抗之意。於是,舍我亦下獄,行將槍決,幸為北洋軍閥所重之前國務總理孫寶琦營救,乃免於難。舍我謔稱此為「第一次值得追憶的笑」。

民國十六年,國民政府奠都南京,舍我乃往南京創辦《民生報》,此為當時南京首創之小型報,亦為奠都南京後最早之民營報。十七年,舍我任司法行政部秘書,代理部長為魏道明,未半載,仍返北平主持《世界日報》等三報。是年,長女之凡生於北平。次年,次女幼殊生,因與夫人楊璠意見不合而仳離。十九年,舍我赴歐美考察報業,與程滄波曾同在倫敦大學政治經濟學院聽課。二十年,復相偕應邀至美國密蘇里大學新聞學院訪問,旋即返國。

民國二十一年,日本侵華日亟,國家多難,政府聘舍我為國難會議會員,免去司法行政部秘書職,旋又至洛陽出席國難會議,參與政府安內攘外政策,發表對外外交必須獨立自主,對內國防必須充實準備之宣言。是年,合我與留法之蕭宗讓結婚於北平,並創辦「北平世界新聞專科學校」,揭櫫「德智兼修,手腦並用」為校訓,此為中國首創培育新聞人才之第一所學校。二十二年開學,舍我自任校長,副校長為吳範寰,內分初級班、高級斑。是時天津《大公報》社斥鉅資購置新型高速輪轉機一部,原機乃以銀圓八千元廉讓與《世界日報》社,《大公報》張季鸞笑語舍我曰:「《大公報》以此起家,祝貴報今後亦以此報運昌隆」。舍我自稱「《世界日報》改用此機後,出報時間提早,銷路果亦上升」。

民國二十三年,南京《民生報》因揭發當時行政院院長汪精衛親信彭學沛貪污案被查封,舍我亦被拘禁四十日,其釋放條件為《民生報》永遠停刊,舍我不可以其他名義在南京辦報。合我慨然語人曰:「彼汪某權傾一時耳,豈能終身為行政院院長,我則可終身為記者也。」遂至上海與人合資籌辦《立報》,推蕭同茲為董事長,聘張友鸞為總編輯,以「對外爭取國家主權獨立,驅除敵寇,對內督促政治民主,嚴懲貪污」為宗旨。上海為當時全國文化薈萃之地,報社林立,《立報》雖小型報,然以風格清新,文字生動,獨樹一幟,周旋於各大報之間,終為讀者所讚賞。二十四年,長男思危生,北平《世界日報》為健全管理制度,設總管理處。二十五年,上海《立報》發行量逾十萬份。

民國二十六年,抗戰軍興,北平淪陷,《世界日報》為日人竊據。上海《立報》則於淞滬戰事期間加強抗日宣傳與報導,每日銷路逾二十萬份,創我國日報有史以來未有之紀錄。是年,三女嘉玲生。上海棄守,《立報》乃遷至香港發行,舍我仍任社長。港人稱為三多,良以副刊多、專欄多、小品文多,為各報之冠。翌年,舍我被聘為國民參政員,此後四屆皆續聘。二十八年,四女露茜生。三十年,舍我於香港《立報》撰文,預言日美必戰,未出數月,日軍果倫襲珍珠港,香港淪陷,《立報》亦被迫停刊。

民國三十一年,舍我攜眷至桂林,仍在桂林創辦「世界新聞專科學校」,收容流亡學生,供膳宿,免學費。當時遍地烽煙,物力艱難,此非具有大仁大勇之宏大胸襟者,莫能為之。三十二年,舍我被聘為中國國民黨三民主義青年團評議員。三十三年,桂林校舍被炸,學校停辦,乃攜眷遷居重慶。

民國三十四年,抗戰勝利前夕,舍我復以其手創之《世界日報》在重慶復刊,自任常務董事兼社長,聘程滄波為總主筆。抗戰勝利,舍我即偕陳訓悆等飛往南京,並參加中國地區受降典禮。旋赴北平,進行《世界日報》、《世界晚報》復刊事宜,稍後《世界畫報》亦復刊。惟以戰後民生凋敝,中共稱兵,北平已難見昔日之盛況。三十五年,舍我為制憲國民大會社會賢達代表,參與審查中華民國憲法草案。三十六年,在北平以新聞界之推薦當選為行憲後第一屆立法委員。三十八年,北平淪共,《世界日報》等三報俱遭中共查封,並妄指為反動份子,極盡誣蔑之能事。舍我遂在上海《申報》、《新聞報》刊登聲明,予以駁斥,自稱「余深信天地之大,中共能摧毀余北平之《世界日報》,然無法摧毀余畢生獻身新聞事業發揮正義抵抗暴力之意志。」

民國三十九年,舍我至香港與王雲五、左舜生、許孝炎、程滄波、陳訓悆、阮毅成、劉百閔、雷嘯岑、陶百川、徐復觀、卜少夫等人,籌辦《自由人》三日刊。四十年,《自由人》發行,推舍我為總編輯,陶百川副之。

民國四十一年,舍我攜眷來臺定居,為各報撰社論及專欄。四十二年,為「新生報」撰「需要一萬名新聞幹部回大陸」一文,油然興起為國育才之志。

民國四十四年,曾在立法院以「人權保障與言論自由」為題,向行政院提出質詢。是年,《自由人》停刊,於是發起籌辦「世界新聞學院」,發起人為于右任、王雲五、蕭同茲、林柏壽、黃少谷、李中襄、端木愷、程滄波、陳訓悆、阮毅成、張明煒、游彌堅、郭驥、謝然之、閻奉璋、辜振甫、辜偉甫、葉明勳、與舍我等人,推舍我為籌備主任。四十五年,成立董事會,推于右任為名譽董事長、蕭同茲為董事長,發起人均為董事,擇校址於臺北木柵溝子口。惟格於規定,先設「世界新聞職業學校」,推舍我為董事長兼校長,分高初級各一班,學生僅六十三人。四十六年,校內發行《小世界》週刊。四十七年,設「世界廣播電臺」,皆供教學之需。四十九年,職校改制為專科學校,招三年制、五年制學生各一班。董事會改推蕭同茲為董事長,舍我專任校長。

當時《自由中國》半月刊發行人雷震因案涉嫌被捕,舍我與胡秋原、陶百川等,皆不滿軍法審判,遂於各報發表聲明,公開提出呼籟,署名者為舍我、胡秋原,主稿則由陶百川為之。是年舍我應美國國務院之邀赴美訪問。

民國五十一年,世界新聞專科學校分設報業行政、編輯採訪、廣播電視三科,規模日宏,學生日眾。五十三年,成夫人蕭宗讓以癌病逝世,享年六十。是年又設圖書資料科,並附設夜間部,其後復增電影製作、印刷攝影、觀光宣傳三科。

民國五十六年,「臺灣世界書局」改組,舍我當選董事,並繼李煜瀛為董事長,改進業務,由虧轉盈。五十八年,舍我與中興大學教授韓鏡良結婚,時夫人五十四,舍我則為七十二歲。六十二年,蕭同茲病逝,董事長由舍我兼代。六十四年,董事會改選舍我為專任董事長,校長由洪為溥接任。七十一年,長女之凡在巴黎曾以「選我就是選和平」為口號,正式宣布參與任期七年之法國總統競選,與密特朗、德斯坦、希拉克等四十餘人角逐。民國七十六年,舍我右眼失明,然仍然事必躬親,精神猶昔,自稱養生之道為「勤動儉治」,綜其平生勤則不辭辛勞,儉則無虞匱乏,譬如涓涓之水,以成江河,故能觀其大。而其所為者所慮者皆點滴歸公,未聞及於私耳。數年之間,銖積寸累,乃能計畫於臺北縣深坑陸續購地逾二十公頃,作為擴建校舍新址之用。

民國七十七年,舍我以九一高齡,持志不懈,仍在臺北創辦臺灣《立報》,以「搶救國家生存」及「維護大多數人民福利」為宗旨,稱為「目的在使三萬畢業校友及在校同學有一確無黨無派,不偏不倚之日報,實踐其所學新聞理論與才能」。

民國八十年,舍我以年高體弱,自動辦理立法委員退職,並辭世界新聞專科學校董事長之職,董事會改選葉明勳繼任董事長。同年四月一日以心臟衰竭病逝臺北市三軍總醫院,享年九十五歲。葬於臺北縣深坑新闢校址之旁。

舍我既逝,其畢生心力所注之世界新聞專科學校,受教學生已逾三萬人,社會各行業皆能見其精英,所望之改制為世界新聞傳播學院亦於此時核准,由其三女嘉玲出任首任院長,雖未及見,但亦無憾於平生遺志耳。

資料來源:葉明勳(1992)。〈成舍我傳〉,《國史館館刊》(復刊第13期),台北:國史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