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認識成舍我>研究成舍我
成舍我先生與香港報業
作者:林友蘭著 / 出處:香港報業發展史 / 日期:1977-07

第四篇   成舍我先生與香港報業

下面是民國五十六年八月十八日我在香港時報發表的一篇短文:

今年三月底,記者承馬來西亞航空公司的招待,得有機會重訪別後多年的台北。

在安排緊湊的遊覽節目中,我抽出幾小時,跑到台北西南郊的木柵,拜見我的恩師成舍我先生。

成師領我看看他慘淡經營了十一年,現已規模大備,人才輩出,允為自由中國第一個擁有現代化大眾傳播裝置的新聞教育中心世界新聞專科學校。

從實用壯觀的行政大樓出來,他把我帶進「小世界週刊」的印刷工場和編輯部。「小世界週刊」是「世新」報業行政科和編輯採訪科同學的實習園地,由於內容充實,常常刊出為台北報紙所看不到的獨有消息,在校外也有相當的讀者。

小世界編輯部只佔了校園一隅,那時一輛滿載石塊的牛車,恰好慢慢的地過它門前的大路。牛車下坡去,我們上坡行。再往前跑一段路,便看見橫亙前路的小山,已給鑿開了一個大洞。牛車裏的石塊,就是從洞裏挖出來的。

「世新」的校園佔了木柵溝子口整個峽谷,一座名叫「脾腹」的小山卻把它和公路旁景美鎮隔斷了。如今,這座小山已給鑿開一個足夠對開行駛汽車的大洞,洞外的坡地正在鳩工建築一幢四層高的新聞大廈。這個大洞的光明遠景吸引著我的視線,也吸引著「世新」的每一同學。

成師指著那個大放光明的石洞說,那座築在洞外坡地的「新聞大廈」,除教室外,將設編輯部(包括電訊及圖書資料室等),經理部,印刷部,安裝新式輪轉機,排鑄機和電訊器材,一切佈置,俱與現代化的報社相同。它是小世界週刊的新總部。將來全部落成之後,「世新」的校門亦將遷至山路進口處,到學校來的人,將首先看到新聞大廈,然後通過山洞,沿大路到達滿佈峽谷的大樓,今日的前門也就是明天的後門,用不著繞過考試院,再走許多冤枉路了。

直至目前為止,「世新」校園裏最驕人的建築物,還要算那幢有冷氣裝置的「廣電中心」,那是廣播電視科同學的搖籃,成師領我參觀中心的小劇場,攝影棚和世新電台,一口氣跑盡了五層樓,登上架滿電台天線的天台,他邊走邊說話,精神充沛,誰也不會相信他是快到七十歲的老人了。

「香港立報」的信條

四五個月的日子很快過去了。今天是成先生的七十生辰,使我不禁想起他近年來在國內推行新聞教育的辛勞,也想起他在對日抗戰期間南來香港辦報的往事。關於前者,「世新」同學在國內報壇的卓越表現,有目共睹,用不著我來贅說,至於後者,卻是事隔四分之一世紀以上。成師當日對香港新聞界的貢獻,似未能得到應得的重視,這彷彿有在今天略予說明的必要。

民國廿七年春,上海已淪為「孤島」之後,成師南來籌辦「香港立報」。據他在『由小型報談到「立報」的創刊』一文裡說「香港立報,在出版時,即未敢多集資本,和上海(立報)一樣,充分設備,大舉經營,也就早已準備,萬一犧牲,損失不至太大。」成師是一位高瞻遠矚的人,他開頭便看到香港不是可以久居的地方,他沒有用全力去辦「香港立報」,此所以「香港立報」的聲光,遠不及它的前生「上海立報」。

從民國廿七年四月一日起,至太平洋戰事爆發日軍進攻香港之日止,「香港立報」始終堅守著天天在報旁刊出的幾句話,為社會讀者、國家民族而服務。那幾句話是:「全民動員,應先從報紙大眾化做起;人人讀者,才能共同擔起國家的責任。」

「報紙為時代先驅,消息總匯,憑良心說話,拿真憑實據報告新聞。」

「擁護整個國家利益,犧牲一切黨派偏見,必如是始能復興民族克服困難。」

香港立報在創刊的翌日,前提出「建立新文化中心」的一個迫切問題。它說:「……在交通的關係上講,現在香港已代替上海來作全國的中心了,所以只要加上「人力」,今後中國文化的中心,至少將有一個時期要屬香港。

「並且這個文化中心,應更較上海為輝煌,因為它將是上海舊有文化和華南地方文化的合流,兩種文化的合流,照例一定會濺出奇異的浪花。」

「所以現在到香港來的『外江佬』和本地的同胞,大家用不著再記憶著那地域給我們刻出來的種種區別,而應當為中國的將來想,在這裡共同努力樹立起來中國的新文化中心。……。」

現在重看這幾段話,不能不佩服它的遠識。到了今天,香港畢竟是一個在海外的「中國文化的中心」,而這個新文化中心的建立,確是「到香港來的外江佬和本地的同胞」,共同努力的結果。

這是「香港立報」對作為一個「中國文化中心」的香港的一項歷史性的影響。

一張成功的英文小型報

成師以中國領袖報人的身份對香港報業的一項劃時代的貢獻,當以他把小型報Tabloid的正確觀念介紹到香港來為首。

香港立報,四開形式,是一張標準的小型報。小型報的主要原則,是把一切新聞材料,去其糟粕,存其精華。用成師自己的話來說:「小型報乃「大報」的縮影,他每一篇文章每一條新聞,最好都不超過五百字。舉凡一般大報所刊載冗長而又沉悶,特別像我們中國若干要人們又長又臭不知所云的演說,是絕對不容許在小型報內全文照登。小型報重視言論,競爭消息,廣用圖片。總之,除量的方面以外,質的方面,只有比大型報更優勝,更精美,亦即中國所謂「以少許勝多許」。他的重心,在「改寫」與精編。至於人才的儲備,新聞網的佈置,決不應有任何一點,可以較最進步、最完善的「大報」減色。」

在三十年前的中國社會,一般讀者只知有以亂造無稽謠言,揭發個人陰私為能事的「小報」,而不知有重質而不重量,每條新聞都要經過改寫與精編,使讀者以最短時間,吸收最多的當天消息的小型報。以至「上海立報」出版,大家才耳目一新,如獲至寶。當日上海立報的銷路,出版不到半年,就超過了十萬份,一年後,即列為全國銷路最大的一張報紙。

「香港立報」的形式和精編主義,與「上海立報」完全相同,但因人力、物力,都較上海時期差,而香港的文化水準和讀報趣味,也落在上海之後。這個特殊環境,使「香港立報」無所施其長技。可是,「香港立報」所播下小型報的種子,在落年後卻開花結果。現在本港最暢銷的一家英文晚報,就是「小型報」。由於這家英文晚報之受到廣大讀者歡迎,它的對手另一家英文晚報,今年五月,也不得不改變它百年來的面目,從大型報改為小型報!

目前這家在本港最暢銷的英文晚報,的確可以稱得上是「重視言論,競爭消息,廣用圖片」的小型報,而質的方面,「比大型報更優勝,更精美」,因此,它經過兩年的鬥爭,終於把它的對手壓得幾乎透不過氣來。這是「小型報」在東方辦得成功的一個最新實例,值得中文報報人觀摩取法。

我相信,成師看見這個小型報的成功事實,必有「吾道不孤」的喜悅。如果那張成功的小型報,不是英文報而是「世新」同學主辦的中文報,相信成師的喜悅更近乎「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的境界吧!

在今日的港臺兩地,在今日的中國,似乎還沒有一家重視改寫精編,而辦得出色的中文小型報。成師的辦報心得,尚有待「世新」的同學努力加以發揚光大。這也是「世新」同學在今日中國報壇上所面臨的一項嚴重的挑戰!

世新學生面臨的一項挑戰

本港和海外的青年,如果你們有志於新聞工作的實踐,我十二萬分誠意勸告你們考進台北的世界新聞專科學校去,在那個設備現代化,朝氣蓬勃的校,接受成校長及其他名師的薰陶,尤其是成校長那種篤實踐履一絲不苟的作風,將使未來的新聞工作者接受一種可以帶來成功遠景的鍛鍊。

成師於民國四十二年四月十八日,為台北新生報寫了一篇星期論文,認為光復大陸之後,在大陸上至少需要新聞從業人員一萬人。他說:「大陸沒有逃出的報人,已幾乎被共匪殺盡,自由報業的重建,最大問題將在無人可用,好好組織這一支思想部隊,儲才工作實已刻不容緩」。他提出五項加緊儲才的建議,其中一項就是「設新聞專科學校,新聞職業學校……。」這篇專文發表後,成師即開始籌辦「世新」,憑他堅強的意志和新聞界友好的協助,三年之後,「世新」便在溝子口蓋起校舍正式開課了。

據阮毅成先生於去年十月十五日出版的「世界新聞專科學校創校十週年校慶特刊」「世新十年」的一文說:「世新是以德智兼修,手腦並用作為校訓。這八個字,是成校長本其畢生從事新聞事業所得來的經驗結晶。……世新是在篳路藍縷中成長,今日的巍峩校舍,與各種現代化設備,都是看得見的建設。而其最大的影響,還是在無形中的精神教育。成校長的立獨行、不但已為世新的同學樹立楷模,且必將為全世界新聞從業人員共同奉為圭臬。」

世新課程現分「報業行政科」,「編輯採訪科」,「廣播電視科」,「公共關係科」,「圖書資料科」,「電影編演科」等六科,學制分五年制與三年制兩部份。其課程的豐富,教授陣容的強大,今日自由中國的新聞訓練機構實無出其右。

據本月十五、十七兩日台北中央日報刊出的「五十六學年度專科以上學校聯合招生委員會公告」,「世新」共錄取新生七百五十八人,計編輯採訪科一一三人,廣播電視科一二九人,圖書資料科一一八人,電影編演科一三三人,報業行政科一二七人和公共關係科一三八人。這些數字亦可窺見國內知識青年對現代化新聞教育的嚮往。記者但願其中有若干是港九有志進修新聞學的青年,而成師辦報的經驗結晶,亦行將貫徹於全國的新聞工作者和廣泛的直接歸播到海外去!(民國五十六年八月十八日,香港時報)(註)

「註」世界新聞專科學校,繼續擴展,至六十四年九月止,該核共設有報業行政科、編輯採訪科、廣播電視科、公共關係科、圖書資料科、電影製作科,印刷攝影科。電影科又分編導、技術兩組。前後共畢業八五四四人,在校學生六七三人。六十五學年度起,據增設觀光宣導科。

本篇文章收錄於林友蘭著《香港報業發展史》第四篇 成舍我先生與香港報業,頁10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