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認識成舍我>作品全集
徐繼周先生口述歷史
作者:訪談稿:黃順星;整理:舍我紀念館 / 出處: / 日期:2022-10-20

受訪者大事記:

求學時期:1970年入學,念五專報業行政科

畢業後求職經過:

2000年擔任華視《麻辣鮮師》編劇,開創台灣校園偶像劇風潮的他,雖然在二十幾年的編劇生涯當中,編過很多膾炙人口的電視連續劇,但卻鮮少有人知道。

其實,他最鐘情的還是小說創作… 目前編劇作品《麻辣鮮師》、《偷偷愛上你》、《神鬼高校》、《台灣靈異事件》、《時來運轉》、《天下第一媒婆》、《夢醒漓江》、《法網急先鋒》…等電視劇。 目前出版作品 《麻辣鮮師》、《偷偷愛上你》…等書。目前導演作品:《張學良在台秘辛》紀錄片。

現職中視「智勝鮮師」劇本統籌。

我是民國69年,1980年唸世新五專報業行政科

幼年的電影經驗

從小我的父親因為在情報局工作的關係,大多數時間都不在家也台灣,我是跟著外公、外婆長大的,外公是當時調查局的公務人員,他這生唯一的娛樂就是週六下班後去看場電影。當我自己會走路後,就帶著我一塊看電影,所以我從小就對邵氏武俠片、對電影產生興趣。

小學三年級的時候,我自己會坐公車到電影院,跟著大人後面偷偷進場,就這樣看了經典電影《教父》。但說實在的,當時真的看不懂,而且因為電檢制度被剪的一團亂。小學四年級時,母親驚覺與我沒什麼互動、接觸,怕這兒子將來不認媽了,於是在暑假時帶著我去看電影。我永遠記得那時接觸的洋片:《火燒摩天樓》、《大地震》這些,也認識史帝夫麥昆(Steve McQueen)、保羅紐曼(Paul Leonard Newman)這些明星,還出錢訂閱《世界電影雜誌》。

國中的時候,看了吳祥輝的《拒絕聯考的小子》,就感覺我們的教育非常糟糕,當時認為聯考是種壓迫。但為了不讓父母擔心,決定一輩子只參加一次聯考,就是國中畢業後的高中、五專聯考,不會再考大學。所以即使高中聯考考上了成功高中,我也沒有去報到。那年代,高中的註冊是其多是923號,但到十幾號,我媽只覺得奇怪我怎麼還在家裡沒去上學,才知道我沒去成功高中報到,才讓我來世新註冊。

拒絕聯考的小子

當時世新吸引人的有三個科系,廣電科、編採科和電影科。電影科印象最深的是曾西霸老師,編採科應該是最活躍的,入學後也有老師鼓勵我轉廣電科,因為與我的興趣最相符。但因為受到《拒絕聯考的小子》的影響,我一直認為學歷無用,尤其出社會、踏入影視工作後,不管從什麼學校畢業,就是看你有沒有本領。雖然沒有轉科,但因為興趣的關係加入以廣電科學生居多的話劇社,也在三年級時選上話劇社社長。

依照慣例,話劇社每學期都會舉辦一次公演,但在我擔任社長的時候,因為自己愛出風頭,大概一學期會辦兩三次的公演。在我之後加入話劇社、目前比較知名的學弟妹,大概就是曾國城、謝祖武。當時我建議曾國城、謝祖武分別去報名華視與台視的演員訓練班,現在看來當年我的眼光也還不錯。

除了在話劇社出風頭外,在世新時還和現在桃園捷運董事長劉坤億,當時是編採科的學生,一起搞地下組織。當年劉坤億發起一個推動世新專科改制為學院的活動或組織吧,透過社團、修課的關係找些比較活躍、理念相同的人加入。其實也沒有做什麼事,就是開會、討論、記錄,最後希望做出一份報告,直達天聽給成舍我看,希望世新能夠改制為學院。

初入電視圈

離開世新後當然就是去當兵,在新店安坑的國防部電訊發展室服役,因為勤務的關係累積許多假,原本可以在1988115日提前退伍,但113日蔣經國過世,部隊禁假,完全打亂計畫。當兵時我妹妹徐雅淇已經在福隆上班,休假時常去探班,在攝影棚內晃來晃去,有天終於被葛福鴻,葛姐發現了,問我哪時退伍,一個月七千塊可以嗎?我當然馬上答應。當年還是老三台的年代,葛姐的福隆手上有《連環泡》、《週末派》這些節目,是資源龐大的製作公司,有機會能進入福隆工作是難得的機會。

進福隆後跟的節目是《週末派》,從背書包到送便當的助理做起,在福隆二進二出,前後總共待了三年,因為不想捲入複雜的人事糾紛,就離開福隆去一家專門承包、出租攝影器材的飛箭工作。飛箭是硬體公司,學會許多硬體器材的操作與剪接,也寫企劃、MV腳本的撰寫以及製作工商簡報。因為當時的女友在警廣主持節目,需要配音員也開始接配音的工作。雖然收入不錯,但配音的工作環境太封閉,剛好我的妹夫就是邰智源,介紹一些電視圈的朋友,幾個年輕人一起接起製作公司外發的電視節目。但因為一檔戲沒收到錢,財務上出現嚴重的問題,只好去KTV作少爺。

晝伏夜出的日子過了好一陣子,恰好國民黨成立博新衛星頻道,買了不少地方系統台,需要許多人力,但沒什麼人願意下台中,我在配音界的朋友介紹下就去台中跑新聞。表現應該也還算不錯,隔年就調回台北,沒什麼固定路線,就是機動支援。我能夠從電視節目製作助理轉到跑新聞,和我會攝影、會剪片能夠獨立作業有關,一人多工吧!後來還陸續待過學者與慈濟這些衛星頻道。這些年間,和以前合作過的多曼尼(製作公司)沒有中斷聯繫,也陸陸續續地寫過《非常世代》、《藍色蜘蛛網》這些據本

麻辣鮮師一炮而紅

我很愛看漫畫,也看港式喜劇,周星馳的那些梗都熟,《麻辣鮮師》的構想一直存在,但一直沒有適合的時間。2000年時,映畫製作找我和另一位編劇去寫企劃,但後來映畫製作沒有通知我們,拿回去改成《超人氣學園》。於是我把這份企劃交給多曼尼,等於兩間公司的案子同時在華視比案,映畫的是連續劇,多曼尼的是單元劇,最後是多曼尼拿到,也才有《麻辣鮮師》。

《麻辣鮮師》被排在週六晚上九點半到十一點的時段,華視的算盤很簡單,《麻辣鮮師》一集製作費65萬,去打一個吳宗憲、大小S主持,一集製作費一百二十多萬的《我猜我猜我猜猜猜》。輸了不丟臉,贏了當賺到,結果當然是《麻辣鮮師》贏。《麻辣鮮師》第一季的劇本是我寫的,因為《麻辣鮮師》紅了,所以八點檔連續劇的製作公司也找我去寫,之後的《麻辣鮮師》劇本就交給其他人寫下去。那時寫的八點檔是《偷偷愛上你》,不但卡司強,編劇費也高出許多,一集有十萬塊。

一個年輕人23歲時立志要在華視橫著走,35歲完成這個夢想,當時覺得自己已經站上人生的高峰。之後寫《臺灣靈異事件》,編劇費更多了。年輕吧,加上自己的媒體關係也好,那幾年我把自己當成藝人在經營,炒新聞、出書等等我都做過。編劇的工作壓力大,那幾年我習慣吃鎮定劑、喝Tequila200312日那晚,喝太多醒不過來,被送去急救,影劇記者知道後就寫成我為情自殺。新聞出來後,家中電話答錄機的錄音爆滿,壓力實在太大,就離開臺灣去大陸躲媒體也順便散心。

編劇這一行

三月初回到臺灣,送了個本子給中視,中視看了很滿意,原本打算投資一千兩百萬拍成金鐘劇,但沒多久就發生SARS,許多場景都借不到只能停拍。我也很坦白地說,那幾年就是我編劇生涯難以突破的瓶頸。臺灣沒機會,多數時候就在大陸幫那些去大陸發展的老闆看劇本、看前看後。儘管在大陸時也寫過、改過不少劇本,但大陸有掛名制度,名額有限,不見得能掛名,所以我200718年間的履歷幾乎是空白的,沒什麼掛名的作品,唯一的好處是可以馬上拿現金,還有走遍大江南北吧。

編劇這一行是很現實的,我當紅時寫一集劇本拿過十多萬,但製作公司買的是你的名,當你沒名,寫的本子中不了,就什麼都不是。現在拿我過去的行情開價,也不會有人理我。我現在是台灣中華編劇學會的會員,前陣子編劇學會發起自殺防治的活動.,因為編劇這行一定會有失眠、憂鬱、焦慮的症狀,這是編劇這行的通例,幾乎每個人都吃安眠藥,無一倖免。這應該是精神抽離,因為編劇時你就是在扮演一個角色,你很難抽離出來,我有在吃抗憂鬱症的藥,02年時最嚴重,後來是靠著遊山玩水舒緩。

200711年間,只要在台灣有空我都在華視訓練中心的編劇進階班當講師,當了34屆的講師。我可能是臺灣第一個倡導編劇簽約制度的人,編劇絕對是團隊工作,不可能一個人完成。後來我成立一個六個人的團隊,我曾經分工細到說,你寫那個角素的對白,我寫另一個角色的對白,但還是回到一個問題,台灣編劇不夠團結。編劇這個東西,是需要時間醞釀、等待機會的。《麻辣鮮師》是我1996年看的漫畫,得等到2000年才有機會改編成劇本,翻拍成單元劇,都不是一蹴可成的。我看到一個編劇在臉書寫自己一個劇本寫了十年,我相信,就是等待時機而已。這幾年沒什麼作品,也開始轉向寫電影劇本,以我的年紀來說,起步已經算晚,不知道會不會成功,也許不會成功。2019年,我的劇本入圍台北影視音人才媒合會劇本組,也許這會是一個新的開始。